四川名人家风家训

时间:2016-04-18 13:37 点击:

在四川泸州,何白李是一介名流。1926年12月,刘伯承领导的泸顺(泸州顺庆)起义爆发,何白李投身革命运动,冒着炮火到战壕向敌军喊话。新中国成立后,何白李历任泸州一中校长、泸州师范学校校长。何先生教育理念开明新颖,桃李满天下。其膝下的四位爱子,也都个个成才,早已是蜀中佳话。
 
何家四兄弟分别名为开一、开二、开三、开四(因与泸州教育家阴国铣为莫逆之交,相约以‘开通’二字分别加子女之排行顺序为子女命名。)开通,开明通达也!
 
何家老大、老二学理工,均是高级专家,在各自的领域均颇有建树。何家老三何开三是蜀中著名的报人,新闻界的名士,长于报告文学。
 
何家老四,正是著名文学评论家、辞赋名家何开四。
 
父亲是泸州教育名流,何家四兄弟的祖父何连城,也曾任教泸州城南高小,做过学监。在不少人的一般想象中,生长于这样一个标准教育世家的何家四兄弟,家教应该非常严格,会被经常督促在书房苦读等等。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何家的老四何开四,在谈到他们何家的家风时给记者的感受是,自然,开明,甚至是新锐,“总的来说,我们家的氛围,或者说家风就是,民主、开明,让后辈天性特长自由发挥;长辈以身作则,垂范子弟;认真读书的同时,强调与大自然多接触,锻炼强健的体魄,以滋养精神的健旺。”
 
每日晨起读书 影响泽被大院
 
何开四多才多艺,他做学术,研究钱钟书美学,成就卓著。做文学评论,曾受邀担任鲁迅文学奖评委;他的碑赋写作,名振蜀内外;他还做过电视专题片策划撰稿、雕塑及文化景观设计,被称为文化怪才。
 
除了自己的努力,机遇,何开四还感谢自己的家庭教育,“鲁迅说,‘木匠儿早识斧凿,兵家儿早识刀枪’,我家是搞教育的,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书,家里面并没有更多的财产,书却有很多。我和几个哥哥,从幼童时代,就开始看家里的藏书。在我还没到入学年龄的时候,我就早看完了四大名著的连环画。我家连环画很多,总共有几千本。我父亲不会反对我看连环画,因为图文阅读对象,非常适合小孩子读。我父亲从来没有辅导我具体怎么作文,但是童年读各种杂书,对我的作文能力,帮助很大。”
 
不耳提面命,但并不代表对孩子的教育不上心,“我们幼年时,我父亲在家里,经常给我们四兄弟讲故事。除了《水浒》《西游》《三国》之外,他还跟我们讲《天方夜谭》。他英文很好,所以他是双语讲,先用英文讲一遍,然后翻译成中文讲一遍。虽然我们当时还听不懂,但是那个感觉,还是熏陶到我们。后来我们四兄弟的英语都不错。”何老先生还将“身教重于言教”的道理发挥得淋漓尽致,“每天早上,我们还没起床,就听见父亲已在院子里念英文,背唐诗了。这种榜样的示范作用,不可谓不大。”
 
强健体魄 滋养精神
 
“我父亲虽然是成就不小的教育家,但他从不会对孩子耳提面命,也不强求孩子成绩一定非要拔尖。他不让孩子在家里面待着,必须出去玩,接地气,接触大自然。在我们四兄弟的少年时代,父亲没有直接督促我一定要多读书,反而建议我们走出书房,出去爬山、游泳等。”他说。
 
据何开四解释,“父亲有一个基本的观念:一个人只有身体好,一切都有可能;没有好身体,一切都没有可能。他在早年的进步杂志《少年中国》上还曾专门发表文章,呼吁年轻人首先把身体锻炼好。据我的理解,他之所以持有这样的观念,是因为他深感,儒生文弱,只重视智力、精神发展,不重视体魄,以至于给人‘病夫’的印象。令人遗憾。在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国家的国民的体格,跟这个国家的国力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体魄是精神的载体,如果没有好的载体,精神也会受到损坏。而体格好的人,智力一般都不会怎么差。”
 
几十年过去了,何开四至今深有感触,“父亲这个教育理念非常超前、新颖、深刻,我认为至今依然有现实意义。”
 
教育有松有弛,敢于放手
 
当今社会,由于社会竞争大、压力重等种种原因,一个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在家庭里往往也承受不少来自父母的压力。何开四说,“我曾经见过不少这样的家长,教育后代,过于功利,目的性太强。对自己孩子盯得绑紧。而且动辄声泪俱下给孩子灌输这样的观念:父母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苦苦把你养育长大。你要是考不上名牌大学,就对不起父母啊!诸如此类。父母有这样的想法,初衷是好的。但是我可以直接告诉这样的父母:效果很可能适得其反。因为这种话,无形中给孩子带去的可能不是精神动力,而是一股强大的精神压力。这样的状态下成长的孩子,长大后最多成为中人之资,很难成为有创造力有想象力的人才。”
 
何开四说,“小时候,父亲讲故事,让我们几个谈看法,都可以发表个性的言论,父亲很高兴。长大后,各自根据各自的兴趣、特长选择专业,父亲也是完全尊重。我们几个兄弟的关系,除了是兄弟还是可以平等交流的朋友。”
 
在何开四看来,一个快乐的有生气的家庭里,父母与孩子的关系,不仅仅是长辈与后辈的关系,还应该是朋友的关系,平等的关系。“尊重孩子的天性,营造民主开明的气氛。提醒孩子,不可偏于书面知识的获取,还应注重体魄康健。我的父亲是这样对我的。我现在对我的孩子们也是这样。尽量让孩子的天性自由发展,多接触广阔天地。对他们的教育是有松有弛,敢于放手。事实证明,效果是令人欣慰的。”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杰(图片由何开四提供)
本文来源:http://www.nw673.cn南湾旅游区
上一篇:液化天然气应是能源进口发展重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