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化天然气应是能源进口发展重点

时间:2016-04-17 15:40 点击: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梅新育

正值漫长熊市看不到尽头之际,全球范围内能源勘探、开发、运输等投资都大幅度下降。在资本市场上,能源概念更是被大多数投资者视若鸡肋甚至是敝屣。但着眼于中国中长期需求,现在恰恰应该是实施反周期策略布局液化气产业链投资、保证液化气消费和进口力度的时机。

这首先是因为中国和世界天然气消费增长潜力巨大。就世界市场而言,1980年以来,天然气就已经成为消费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年均增长率几乎是煤炭和石油的两倍左右。由于中国能源消费结构特点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在中国能源消费和进口中,具备洁净、低排放等优势的天然气无疑将是增长幅度最大的品类。根据中国统计年鉴的数据,2000-2014年间,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从14.6964亿吨标准煤增长至42.6亿吨标准煤,其中天然气占比从2.2%一路提升至5.7%,翻了一番还多。根据发改委数据,2015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1932亿立方米,增长5.7%;2016年天然气消费量突破2000亿立方米,可能性很大。

从中长期看,预计未来中国天然气消费还将持续高速增长较长时间。国务院《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到2020年,天然气消费量从2013年的1616亿立方米提高到3600亿立方米以上;国内常规天然气产量达到1850亿立方米,加上页岩气、煤层气,国内天然气产量达到2450亿立方米。根据2015年初已签合同和协议,2020年进口量可达1400亿立方米,其中管道气进口量7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进口量650亿立方米。

资源禀赋决定了我国天然气需求增长的很大一部分要靠进口满足。中国天然气远景储量虽多,却大部分没有明确勘探清楚,开采成本也相当高,仅仅依靠国内天然气,不仅数量不敷使用,而且价格较高,将抬高下游产业成本,削弱我国制造业成本竞争力。尽管新疆出产油气,但乌鲁木齐得以成为全国第一个全面天然气化的省会城市,靠的却不是新疆本省出产的天然气,而是西气东输二线工程进口的中亚天然气。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短短几年就跃居世界第三大天然气进口国,仅次于日本、韩国。2013年,全国天然气产量1178亿立方米,进口量529亿立方米,几乎达到国内产量的一半。2015年,全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1932亿立方米,但国内天然气产量只有1350亿立方米,同比增幅(5.6%)也小于消费量同比增幅(5.7%),结果是当年天然气进口量增长6.3%,达到614亿立方米。根据现在的发展势头,预计数年之内,中国天然气进口量就将超越日、韩而跃居世界第一。

中国需要进口天然气,但管道天然气出口国这样那样的想法却往往给中国的进口保障增添变数。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项目本来堪称天作之合,但由于俄方期望过高,中俄管道天然气项目经历20年谈判和不少于15次失败,直到2014年才终于签字;签字后,在执行过程中又几经波折。

再看看中亚。这本来是中国天然气进口高效率突破的典型,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项目2003年才签署意向协议,2009年就已经通气,目前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气进口管道,途经中国192个城市,直接间接用户5亿多人,2015年中亚天然气管道A/B/C线对华出口天然气超过300亿立方米,约占天然气进口总量一半。正在兴建的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西气东输四线工程)设计年输气量300亿立方米,预计2020年底全线完工,届时将推动中亚天然气管道整体输气能力达到850亿立方米。土库曼斯坦是中亚天然气管道无可辩驳的主力气源,2015年中亚天然气管道对华出口中,92.6%来自土库曼斯坦,这部分气源占中国管道天然气进口量的82.6%、天然气进口总量的46%。正在兴建的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气源也是土库曼斯坦。但现在土库曼斯坦的新举措有“一女两嫁”之嫌,可能影响其对华天然气出口气源。

该国在2015年底开工建设中亚-印度天然气(TAPI))管道,输送设施规模是每年330亿立方米,等于该管道气源——南约洛坦气田(计划2019年投产)的年产量峰值,而这个气田在此前的中土天然气贸易发展计划中本来是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主力气源。2014年土库曼斯坦出口管道天然气416亿立方米,其中61.3%(255亿立方米)对华出口,2015年继续增长。土库曼斯坦希望降低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本来无可厚非,但“一女两嫁”就有问题了。

管道天然气进口项目谈判之所以艰难,运行中变数之所以多,是因为输气管道固定资产投资浩大,涉及规模巨大的跨境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而且,因其资产专用性强,容易激发途经国家向其中塞私货、提要求的动机;此外,还容易遭到途经国家不可预测的风险因素干扰。

相比之下,液化天然气(LNG)则不涉及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资产专用性相对较低,运营相对灵活,不容易被“卡脖子”。有鉴于此,为改善在天然气贸易中的谈判地位,中国需要推进天然气进口来源和方式多样化,管道气和液化气并举,特别要重视液化天然气。同时,如果说小进口国无法兼顾进口规模效益和进口来源、方式多样化,那么,作为一个进口量已经位居世界前列而且还在持续快速增长的大进口国,中国完全可以兼顾进口规模效益和进口来源、方式多样化。

在全球市场上,由于管道天然气出口国要价过高,且围绕管道走向的政治斗争不确定性过高,而天然气液化技术不断进步,降低了成本,提升了其与管道天然气的竞争力。结果是,液化天然气市场规模增速远远超过天然气市场总体增速。国际机构Cedigaz的数据显示,2000-2014年间全球天然气年均增长2.8%,亦即共增长47%。而法国能源企业Engie集团的数据表明,同一时期内,液化天然气市场规模从1亿吨扩张到了2.44亿吨,亦即年均增幅6.6%,预计2020年可达3.7亿吨。

在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天然气进口贸易中,液化气所占地位已经大大高于其在全球天然气国际贸易中的地位。据摩纳哥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Gas Logistics of Monaco,GLOG)估算,2012年,液化气在全世界天然气国际贸易中只占13%,同期油轮运输占全世界原油国际贸易的45%,相比之下,2013年中国进口天然气中液化气占比达47%。未来,液化气在世界天然气市场上所占份额可望从今天的15%-20%至少提升到30%。相应地,液化气在中国天然气进口贸易中所占地位至少不会明显下降。

除波斯湾天然气之外,为扩大液化气进口来源,中国企业近年已经开展了一系列操作,横跨亚洲、非洲和大洋洲。2013年,中石油公司斥资42亿美元收购意大利埃尼公司在莫桑比克天然气第4区块20%权益,未来几年将投资100多亿美元参与莫桑比克天然气开发和液化气生产,该项目首期可望于2018年投产。

澳大利亚可望凭借西澳大利亚州(西澳州)、昆士兰州等地的液化天然气项目而跃居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中国则已经是澳大利亚液化气的最大买家。在2002年8月8日开标的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澳大利亚西澳州西北大陆架液化天然气公司胜出,赢得澳大利亚迄至当时最大的单一出口订单,合同总金额250亿澳元,年供气330万吨,供气期25年。此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3.48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项目5.3%股份(只包括天然气和连带的石油,不包括西北大陆架基础设施拥有权),以及为供应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国LNG)25%股份。

昆士兰州中东部海岸的柯蒂斯岛上建立了全世界最早的一批煤层气转化为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海油是第一家从昆士兰购买液化气的企业,也是世界上第一家签署从煤层气制造的液化气购销合同的企业。2010年3月和2013年5月,中海油气电集团两次与英国天然气集团(BG集团)签署柯蒂斯项目资产转让及液化气购销一揽子协议,斥资60亿美元,累计获得BG集团在该项目上游资产25%权益和中游液化厂第一条液化气生产线50%权益,成为第二大项目权益和投资方,中国由此直接获得20年360万吨/年液化气资源供应。

俄罗斯目前是世界第十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但其资源条件足够支持其竞争世界第一大液化气生产国。在2014年中俄双方企业签署东线管道气合同之前,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已与中石油签订每年从亚马尔气田和海参崴港供应300万吨液化天然气的20年合同,东线管道气合同签署必将推动这个“海参崴项目”加快实施,甚或进一步扩大规模。同时,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为中国创造了参股俄罗斯北极圈亚马尔半岛南塔姆贝斯克资源基地液化天然气工厂的机遇。根据最近传出的消息,中方将为这个总投资270亿美元的建设项目注资135亿美元。在全球气候变暖、北极航道开通的背景下,这个规模宏大的液化天然气项目有着广阔的前景。

除此之外,经历了“页岩气革命”的美国也是中国进口天然气的潜在重要来源。美国和整个北美油气产能和生产潜力巨大,可望超越俄罗斯、沙特成为世界最大油气生产国。仅从西弗吉尼亚经宾夕法尼亚延伸至纽约州的马塞勒斯盆地的天然气年产量就达1130亿立方米,与俄罗斯对欧出口量大体相当。美国康菲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瑞安·兰斯预计,北美石油产量2020年可达1500万桶/日,今后1/4世纪里可逐步达到2500万桶/日,是沙特当前出口量的3倍,当前产量的两倍半。

美国在1970年代石油危机期间制定的油气出口禁令实施至今,已经日益违背美国自身的利益,尤其打击了美国的油气产业。在此前的十年牛市期间,“页岩气革命+油气出口禁令”的组合使得美国国内能源价格大幅度低于国际市场价格,有助于吸引工业生产在美落户,推进其“再工业化”;但到了今天的熊市期间,美国国内外能源价差大幅度缩小,加之国际贸易运输成本锐减,油气出口禁令推进美国“再工业化”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却妨碍了美国油气产业争夺国际市场。在全球能源市场产能过剩的背景下,这对于美国油气产业堪称生死攸关。2014年以来,美国政府已经在放松油气出口禁令的道路上迈出了几小步,最终大幅度取消乃至彻底废除油气出口管制只是时间问题。

在实践中,美国液化气企业和政府管理部门对开放和推进液化气出口热情高涨,不少天然气企业认为美国有望取代俄罗斯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穆迪公司2015年4月份报告声称,美国和加拿大拟议中的30个天然气液化项目大多数不会动工,因为液化气合同与原油价格挂钩,国际油价下跌使得美国液化气项目的价格优势丧失殆尽,但从长期着眼,资金实力较强的企业仍然会大力投入,争取在这场“刺刀见红”的淘汰赛中胜出。

在最近几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方每次都要提出美国取消油气出口管制的问题,美方对此的回应也日益升温。开放美国油气出口管制,推动美国在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天然气进口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属于中美“双赢”之举。即使美国原油和液化气不直接对华出口,只要对日本、韩国出口,就是在东亚这个全世界价格最高的天然气市场上增加供给,就能抑制“东亚溢价”,间接改善中国在天然气贸易中的地位。(编辑 欧阳觅剑)
本文来源:http://www.nw673.cn南湾旅游区
上一篇:上海时装周上SHOWROOM的生意看上去很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