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治经济学第八讲预告

时间:2016-04-16 17:45 点击:

除了贴我自己的一段文字,还是只能贴图示:肤浅与独裁真是一对孪生兄弟。独裁对肤浅说,“因为你,所以才有我。”肤浅对独裁说,“是呀,因为你,所以才有我。”王国维认为中国社会最剧烈的变革是商周之变,他的见解或许依然适用。但是,中国社会从有皇帝到没有皇帝,这一变革的剧烈程度,随着时光推移,越来越像是最剧烈的变革——没有之一。“没有皇帝的日子,”肤浅自言自语,“可怎么过呀?”回顾清末民初中国社会的思想状况和政治状况,深思熟虑之士的各种提议,包括“君宪制”,没有哪一个成功过。因为民心所向,皆偏激,不是向左(革命党)就是向右(保皇党)。民国以来的状况,偏激的程度未尝有丝毫好转,不是向左(不断革命),就是向右(纸醉金迷)。……不论如何,大多数人愿意承认,他们生活在一个肤浅流行的时代,简称“肤浅时代”(小时代)。不仅如此,他们当中多数人还愿意承认他们就愿意流于肤浅,因为“省心”。所以,肤浅时代,它的学名应当是“消费主义”(consumerism)。一位消费主义者而不仅仅是一位消费者,任何消费品不好用,他的基本态度是扔掉而不是修理,再去买更好用的。好用不好用,是不是“省心”,取决于最直接的目标是否最直接可达。关键是,上述态度主导着人生,故而消费者成为消费主义者。它成为一种人生态度,于是不仅物品而且一切人和一切事(包括情感和隐私)都成为消费品(娱乐)。或许,如果这位消费主义者肤浅得厌倦了,深刻也可以是他的娱乐手段,古罗马贵族的希腊奴隶不仅为主人朗读而且替主人吟诗作画并且替主人思考人生。
上一篇:梅州一瞥——梅州的客家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