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十三五”实现跨越式发展

时间:2016-04-27 13:53 点击:

汉族,1952年10月生,台湾宜兰人,无党派,研究生学历。现任全国工商联专职副主席,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2008年5月至2012年5月,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
 
4月25日早上8点50分,成都,新华宾馆会议中心外人头攒动。细雨并没有影响到前来听讲座的人们。
 
当天的主角是林毅夫。作为目前中国在世界上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他多次参与国家政策制定讨论,被称为“国之智囊”。
 
9点整,讲座准时开始。63岁的林毅夫笑着拉开了开场白:“很高兴来到成都做这个讲座。”他的语调中,透着一股软软的闽南味。
 
近3小时的讲座里,他从世界经济形势说起,再到中国经济未来走向,最后还给川企开出发展“药方”。其间,掌声一直不曾停歇。
 
全球经济普遍疲软
 
高收入经济体跌幅超五成
 
作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舒尔茨的学生、前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对经济学很有发言权。
 
在他看来,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情况,普遍呈现疲软状态。无论是发展成熟的新兴经济体还是高收入经济体,都出现了经济下行压力,且下行的幅度比中国还要大。
 
林毅夫举了个例子。比如,2010年巴西的经济增速为7.5%,但2014年只有0.4%;印度在2010年时增速为10.3%,当年中国的增速为10.6%,基本处于同一水平。在2014年,印度的增速为7.4%,和去年中国增速相差无几。“但印度在2012年改变了GDP统计方法,从而提升了2个百分点,如果还按过去的方法来算,实际只有6%,比中国的增速还要低。”
 
他还列举了一些高收入经济体,尤其是出口比重比较大的经济体。像韩国,2010年增速为6.5%,但2014年只有3.5%,跌了一半;我国台湾地区2010年的增速为10.8%,2014年也只有3.5%,跌了三分之二;新加坡2010年的增速为15.2%,但在前年也只有2.9%,跌幅超过7成。
 
过去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是3%,现在还没有恢复。与此同时,欧元区的情况更不乐观。
 
未来投资空间在哪?
 
基础设施投资或大有可为
 
一个多星期前,中国2016年第一季度GDP增速出炉,同比增长6.7%,低于去年第四季度6.9%的增幅。
 
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林毅夫抱有希望。
 
他说,过去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而现在正在转变为靠消费拉动。“消费确实很重要,但消费增长的前提是家庭收入不断提高,而收入的提高依赖于劳动生产率的提升,靠的是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
 
在林毅夫看来,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和交易费用不断下降都需要投资,有效的投资将改善中国的总供给,带来产业结构的升级。随着这一改变,居民的收入水平也会提高,以此带动消费。
 
未来,中国的投资增长空间在哪里?林毅夫认为,产业升级、基础设施建设、环保和城镇化,都能带动GDP的增长。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将大有可为。
 
他说,虽然现在中国的钢筋、水泥等产业出现了产能过剩,但都是中低端的产业,这些产业可以向中高端升级。“以2014年为例,中国进口的制造业产品就达到1.3万亿美元,这些大多是附加值较高的产品。”
 
林毅夫直言,附加值较高的产品,就是中国的投资机会。这些领域的投资能提高生产力水平,降低交易费用。“所以,中国若能把这些有利的机会结合,改善供给结构和产业结构,那经济还将持续增长”。
 
四川要追赶全国
 
林毅夫现场支招
 
2015年,四川人均GDP为36781元,仅为全国的75%。从某种程度上,四川可以看做一个中等结构产业体。“十三五”中,如何追赶全国,实现跨越式发展?一是提高劳动生产率,二是发展经济附加值高的产业。
 
林毅夫从他多次提到的“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出发,现场为四川的未来支招。“我把四川的产业分为五种类型,我们应当根据不同的产业类型施以相应的政策措施。”他表示,第一类是处于世界前沿水平或者接近领先水平的产业,比如汽车、家电,需要通过自主研发进行产品技术创新,以保持世界领先。
 
提高技术水平,一般有三种途径。一,国外并购,技术嫁接。二,设立海外技术研发中心,雇佣当地的科研人员。提高四川装备制造业水平。三,招商引资。资料显示,每年中国从国外进口先进装备制造业将近10亿人民币。而随着国内营商环境和政务环境提升,国外先进企业投资意愿强烈。政府应积极伸出橄榄枝,吸引国外企业到当地落户,譬如建立国外产业园等。
 
第二类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这些领域的优势已逐渐丧失。少数企业要转向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打造品牌,并加强对研发的投入。
 
第四类是手机、互联网等新产业,研发周期特别短,资金需求不多,可以采取弯道超车的办法,利用自身的优势,参与直接竞争。
 
第五类是资本投入特别大、研发周期非常长,且关系到国防安全的战略产业,需要政府财政直接提供支持。“四川省内有大量的军工企业,应抓住这个机遇,民营经济为军工企业做配套服务,实现军民深度融合。”华西都市报记者殷航张想玲
上一篇:“星战七”的病毒式营销命门
下一篇:没有了